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巫泠鸢上车就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想到主动献吻的?

    都怪薛涨天天在寝室里看偶像剧,一天到晚耳濡目染,能不被影响吗?

    回想起封廷寒僵在原地的表情,巫泠鸢严重怀疑自己将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

    封廷寒叫她勾l引他,讨好他,可没叫她直接霸王硬上弓啊!

    她刚刚那个行为和小流l氓调l戏良家妇女有啥区别?

    巫泠鸢悔不当初,到了学校还在后悔。

    司机问:“少夫人几点下课?”

    “五点。”巫泠鸢顺口回。

    司机点点头:“那到时我们就在这儿等您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干吗?”

    司机愣了一下,心想上将没跟少夫人商量过吗?

    “上将吩咐我们从今儿个开始,每天准时接您上下学。”

    巫泠鸢眼前一黑,她还以为封廷寒昨天晚上说过的同居只是随口一提,没想到狗东西竟然玩真的?!

    巫泠鸢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:“行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,天天待在封廷寒身边,她根本没机会调查当年的真相。

    忽略众人异样的目光,巫泠鸢心思重重的去了教室。

    这是一堂公共课,她去的时候教室已经坐满了,就剩法斯莉娅前面还有一个空座。

    巫泠鸢走过去坐下,做好了法斯莉娅过来找茬的准备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,这丫头今天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,完全没有理她,就连冷嘲热讽都没有,实在不像她的性格。

    莫非是之前半夜闹鬼的事情做得太过分,把人吓傻了?

    课间,巫泠鸢伸手在法斯莉娅面前晃了晃,“被人魂穿了?”

    正在打游戏的法斯莉娅气得直接砸了手机,“巫泠鸢你有病吧?”

    巫泠鸢挑眉,“年纪轻轻的,火气还挺大,菊花茶了解一下。
第34章:逃课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