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小说网 >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> 第1397章 陈夫(2-4)
    陆州问道:

    “陈夫是如何威慑十大弟子?人心难测,人性的贪婪最难控制。”

    闻听陆州直呼圣人名讳,燕牧露出尴尬之色,说道:“陈圣人名震天下,以德服人,从来不会强行控制弟子。且陈圣人威望颇高,人人敬畏,十位先生,即便有异心也不敢与天下人为敌。”

    陆州摇了下头,不咸不淡地给了他一个简单的评价:“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他们继续向前飞行。

    半日后,在距离西都雒阳的东部山峰上落脚,歇息片刻。

    期间陆州又使用天书神通观察了下司无涯的情况,好在有人时刻关照,倒也不会有什么事。叶天心已经回到魔天阁,整体的情况还算安稳,便收起神通停留歇息。

    燕牧好奇地打量着白泽,问道:“听闻白泽乃是传说中极为少见的神兽,不知道前辈是怎么得到此兽的?”

    “运气。”陆州说道。

    燕牧点了下头:“前辈真谦虚。”

    “确为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受教。”燕牧朝着陆州拱手。

    陆州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看,说真话没人信。

    燕牧指着西都的方向说道:“雒阳马上就要到了,我们运气还不错,一路上也没遇到拦路抢劫的。到了西都雒阳,这些贼寇就不敢出现了,但是,越靠近西都,高手便越多。我从来不信什么高手在民间,小丑在殿堂,纵使民间有高手,一万个民间也未必抵得上一个西都。”

    陆州点了下头,此人说得还算有理。

    燕牧继续道:“晚辈斗胆,敢问前辈找陈圣人是要求学,还是献礼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见陆州面无表情,燕牧不再继续追问了,这是人家的私事,太过追根究底,不太好。

    两人休息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便继续出发。

    一刻钟过后,陆州令白泽在城外守着,白泽太过显眼,进入西都,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二人朝着雒阳掠去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看到了东南方向,飞来一座红色的空辇。

    那空辇气势恢宏,仅有四名弟子拱卫,飞行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燕牧看到那红色空辇的时候眉头一皱:“七星剑门,丘问剑?”

    陆州看了他一眼问道:

    “你认得他?”

    燕牧的眼中闪过愤怒之色,冷哼道:“也不怕前辈笑话,就是他打伤的我。十天前,我离开落霞山,参与闻香谷的论道大会,被这丘问剑暗中摆了一道。”

    “冤家路窄。”陆州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非常讨厌这个人,前辈,我们绕道吧……”燕牧说道。

    陆州:“?”

    见了别人绕道走,这是等于把自己的尊严摁在地上摩擦。

    燕牧见陆州没有转身,略显尴尬。

    那空辇已经来到了不远处,空辇中传来声音,略带戏谑和调侃:“这不是落霞山门主吗?真是巧啊。”

    燕牧锁眉道:

    “丘问剑,你可真是阴魂不散,我去哪儿,你就去哪儿,你是不是派人跟着我?”

    空辇中笑了起来,说道:“我还没那么无聊,派人跟踪一个手下败将。”

    这最后四个字等于是贴脸输出,当面打脸侮辱了。

    燕牧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闻香谷论道,胜败乃兵家常事。燕门主,瞧你这气急败坏的样子……我可是担忧得很啊。”丘问剑笑着道。

    燕牧骂道:“还不是你使诈?赢了也不光彩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服,那我们就再来一场……正好还没进西都,这荒郊野外,是个切磋的好地方。怎么样?”丘问剑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就来!”

    燕牧向前飞了十来米。

    丘问剑又道:“你的伤好得挺快。不过我得劝你一句话,别逞能,这次我可不会点到为止。”

    燕牧祭出了剑罡。

    丘问剑啧啧道:“剑术……你远不及我。”

    眼看燕牧已经被愤怒支配了头脑,陆州开口道:“年轻人,好大的口气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威严而不失沉稳。

    空辇里愣了一下,看向陆州,旁边一弟子说道:“这不是落霞山的周天吗,内院弟子?”

    陆州这才想起来,易容卡的效果还在。

    丘问剑没搭理陆州,而是看向燕牧,说道:“燕门主,你这门主当得可不行,居然要一个弟子撑腰?”

    燕牧回头看了一眼,露出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这时,他看到陆州挥袖,说道:“老夫的时间很宝贵,没工夫浪费。还不走?”

    陆州踏空,身如柳絮,朝着雒阳掠去。

    丘问剑、燕牧:“?”

    空辇中哈哈大笑了起来,丘问剑道:“燕门主,你这混的越来越差了,一个弟子都能骑在你头上撒野。”

    原本来到并蒂莲,陆州不想招惹麻烦。

    能节省时间就节省,以最快的方式,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这倒好,你不找麻烦,麻烦来找你。

    陆州停下,回身道:“小小年纪,不懂得尊重他人。”

    五指一抬,燕牧的剑飞了起来,二指引剑,咻咻咻——穿过了空辇。

    丘问剑一惊,纵身冲破空辇的顶处,跃入空中,惊讶地看着陆州,说道:“一名弟子,竟有如此御剑之术?”

    他拔剑挥砍,试图将剑击飞。

    陆州继续二指引剑。

    那剑灵巧至极,在空中飞旋。

    砰砰砰,砰砰砰……速度越来越快,如风如影,如狂风骤雨。

    丘问剑心生骇然,越发地感觉到吃力,剑速太快,以至于终究漏出破绽。

    哧——

    长剑围绕丘问剑飞旋一圈。

    归鞘!

    噌!长剑回到燕牧的剑鞘里。

    燕牧已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陆州虚影一闪,负手立在丘问剑的面前半米的地方,目光深邃有神地盯着丘问剑。

    丘问剑:“……”

    空辇周围的四五名弟子亦是惊讶无比。

    丘问剑的眼皮子不断地跳动,不服地当面出剑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陆州二指夹剑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丘问剑想要动,却发现动不了,就像是被一座大山死死地压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元气也被禁锢,浑身如同定格了似的。

    陆州二指一开,掌心向前,推着剑尖,砰砰砰……那把剑,断成了数截儿!一直推到丘问剑的胸膛上,砰————

    丘问剑吐出一口鲜血,倒飞了出去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“掌门!”

    弟子们迅速掠了过去,接住了丘问剑,个个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丘问剑被接住之后,内息紊乱至极,丹田气海躁动,又是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陆州淡淡道:“根基不稳,用剑太老,招数重复,元气的驾驭尚未入门。年轻人,学了点皮毛,就敢到处作威作福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丘问剑又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陆州回身看了一眼燕牧,说道:“老夫的时间有限。”

   &
第1397章 陈夫(2-4)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