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小说 > 末世穿八零:她靠空间造福家乡 > 第337章 我要带来娣走
  因为我作弊了啊!

  张念秋在心里回答了张念杏的问题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啊,随便种的。你喜欢吃,一会儿走的时候多摘几根拿走吧。”

  她开的一小片菜地,种了常见的瓜果蔬菜,在发芽期浇了点稀释后的凝液水。

  结果长出来的菜好的出奇,又鲜亮又好吃,还不长虫,连肥也不用施。

  而且前一段她去了南市那么久,菜地也没有枯死,照样长的生机勃勃,给黄瓜搭的木架上,爬满了黄瓜的藤蔓,上面结了不少嫩黄瓜。

  其他的倒也罢了,这个“不用施肥”可真是最大的好处!让现在的张念秋去担肥水……算了,她光想一想就受不了。

  由简入奢易,由奢入简难呐,古人诚不欺我。

  张念杏嗯嗯点头:“好啊,我一会儿去摘。”

  野鸡汤炖好了,张念秋焖了大米和小米掺杂的二米饭,张念杏吃得满嘴流油:“念秋姐,我晚上留下来吧,我想跟你睡。”

  “不行。”张念秋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她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你睡觉不老实,踢人。”

  张念杏嘟着嘴:“我才不踢人,以前你咋不说我踢人?”

  “以前不踢,现在开始踢了。”张念秋开始收拾吃完的碗筷。“赶紧回家吧,那么多天没回村,回家陪陪家里人,小发财都不认识你了。”

  被拒绝的张念杏,撅着嘴走了。

  临走时摘了半篮子的黄瓜——她几乎把黄瓜架上长成的黄瓜全摘走了。

  送走张念杏,张念秋走到菜园子旁边,看看黄瓜架上稀稀拉拉的几根黄瓜,笑着摇摇头。

  这个张念杏,又长了一岁,怎么还是这么小孩子气。

  糖渍野草莓已经腌渍上了,等做好了她就给林庭树送去,然后她就准备带着张来娣去南市。

  要带走张来娣,得先让张来娣的家里人同意,四爷爷把这件事交给了张念秋自己处理。M.mt1988.com

  第二天,张念秋就抽空去了位于村西头的张旺发家里,这还是她第一次到来娣家。

  隔着篱笆,张念秋看到了正在院里清理野菜的张来娣。头发明显是洗过,因为蓬松许多,胡乱扎成了个辫子。

  扎得不好,有种凌乱美。

  “来娣。”

  张念秋喊了一声,来娣应声扭头,看到她忙站了起来,跑过来开门。

  “念秋姐。”

  张念秋进了院子,问:“你家里人在家吗?”

  问的是个废话,这俩人肯定在家。

  果然,张来娣点点头:“在,他们在屋里。”

  张念秋往屋子里去,刚站到门口就被熏退了几大步。

  什么味?!

  屋子里一股子因为潮湿而泛起的霉味,隐隐还有股臭味,夹杂在一起,刺激着她灵敏的嗅觉。

  用手掌当扇子在鼻子前扇了几下,挥散了鼻端萦绕不散的那股臭气。

  张来娣脸色涨得通红,“念秋姐,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  十几岁的女孩子,看多了人情冷暖,已经懂了一些人情世故。

  她爸和后妈的屋子从不收拾,屋子里又脏又臭。

  以前张来娣也不觉得什么,可看到念秋姐捂着鼻子后退的画面,张来娣的羞耻心冒了头。

  “你道哪门子歉?这又不是你的屋子。”

  张念秋安抚她一句,又看向矮小阴暗的屋子。现在让她进去,她也不想进了。她不进去,屋里的人就得出来,可是——

  她和张来娣在院子里说了好几句话,她也没压着声音。

  屋里明显有人,因为她刚才还听到了有说话的声音,还有小孩子的哼唧声,结果没有一个人出来看一下。

  这两口子,她可真是服气。

  张念秋朝屋里喊了几声。

  喊人之后,屋里终于有了动静,过了一会儿,一个邋邋遢遢的男人从屋里钻了出来,手还不停地抓着腋窝下,搔着痒痒。

  “是你,你来干啥?”张旺发看到是她,语气不善地问道。

  要说村里谁不喜欢张念秋,张旺发算一个。

  自从蹭饭事件后,张旺发两口子就记恨上了张念秋。

  一个小丫头片子,看把她能的。

  刘麦香从辈份上来说还是她婶子,一个女人带着俩孩子,能吃多少?随便给个一碗面条也就得了。

  结果一个小丫头片子,拿着鸡毛当令箭,一点情面也不讲,愣是把人给撅了回来。

  刘麦香在村里人面前丢了大人,回家来好一通跟他闹,抓得他是鼻青脸肿,小半个月他都没好意思出门。

  这会看到张念秋出现在他家院子里,张旺发阴着一张脸,斜着眼看她。

  张念秋倒不在意他的态度问题,她指指站在旁边的张来娣:“我为来娣来的。来娣的手挺巧的,我要带她去南市拜师,学一门手艺。”

  学手艺?张旺发心里一动,“学啥手艺?”

  张念秋正要说话,屋里一个尖利的女声响起,刘麦香也是头发乱糟糟的从屋里冲了出来,冲到院子里叉着腰嚷嚷。

  “学啥也不行,她不能走。”

  张旺发拉拉她衣袖,“学手艺呢,学成了就能挣钱,到时候让她挣钱养活你。”

  刘麦香也心动了一瞬,然后想到张来娣走了以后,家里这一摊子事就全堆到她身上,心动瞬间消失。

  “挣个屁钱,一个小丫头片子,她能挣啥钱?”刘麦香指着站在旁边畏畏缩缩的张来娣,“你瞅瞅,就她这样的都能挣来钱,母猪都能上树!”

  “麦香婶,没看出来,你还会看相呢?”张念秋笑吟吟,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。

  刘麦香狐疑地看着她,没弄懂她啥意思。

  张念秋没让她失望,她继续笑吟吟的:“那你当年怎么没给自己算一算命呐?还是算了结果水平不够,算岔了?”

  刘麦香一张脸涨得通红,张念秋却还没完。

  “唉,麦香婶,我好心劝你一句,给自己算命都算的这么不准,这行你干不了,就甭给别人看相了。”

  看到她进了张旺发家,凑过来挤在篱笆外看热闹的四邻们都哄笑起来。

  “你……好你个张念秋,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,”刘麦香色厉内荏的指着张念秋骂。

  被人指着鼻子骂,张念秋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,她看到墙根处有一个铁掀,走过去拎了起来。

  想起张念秋大过年的把镇上干部打了一顿的丰功伟绩,刘麦香吓了一跳,赶忙往张旺发背后躲,结果被张旺发推开了。

  没办法,刘麦香搂着从屋里跑出来的两个孩子,把孩子挡在身前:“你,你想干啥?我……我可喊人了……”

  “咔嚓”! 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星星阅读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星星阅读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  这是哪?

  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个单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  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  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 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  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星星阅读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  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  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  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  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 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  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  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  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  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  时宇:???

 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  冰原市。

  宠兽饲养基地。

  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星星阅读app为您提供大神古道湮尘的末世穿八零:她靠空间造福家乡

  御兽师?